语言版本:
简体中文

文化艺术

Culture & art

文殊琴舍

惠风和畅 雅舍怀古 | 2018文殊琴舍端午雅集圆满举行


文殊信相果中因,

天府禅堂仙乐鸣。

轻数秋水凌霄步,

唯识梵呗有曾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谭继和




2018年端午前夜,文殊阁中,几案明净,素瓶幽洁,时花新发,清气怡人。


合围的蒲团上,弘法利生部的总干事亦乐法师,干事亦真法师,以及三百余位古琴爱好者静静等待着雅集的开始,他们有的尚未学琴,有的造诣精湛,有的深知古琴在中国文化中的意义。巴蜀文化专家谭继和老师早已与文殊琴舍结缘,今日,他与家人共同来到文殊阁中,聆听这场清乐雅集。


2.jpg


一张古琴在素洁的木桌上弦音寂静。今夜,它将伴随文殊琴舍的师生,为大家带来流风千古的回声,将君子六艺中的“乐”传播出去。

3.jpg


古时的“乐”不仅是指音乐,还包括舞蹈与诗歌。近日恰逢端午,此时谈论歌舞诗乐,不免要想起两千多年前的爱国诗人屈原。

骚经九章,朗丽以哀志;九歌九辩,绮靡以伤情;远游天问,环诡而慧巧;招魂招隐,耀艳而采华。

楚辞中那些悲从心生的文句,激荡着古远岁月中所有抑郁难鸣的幽愤,也震荡出黑夜里繁星灼灼的光华。


《泽畔吟》中,屈原在汨罗江上,漫望浊浪排空,发出“天宽地窄,浮生无寄,此情默、默、默”的感叹,随后缄默不语,如幽兰临水般独立于江河泽畔,倾其一生悲志,怀沙而沉。为后世文人留下了丰挺傲骨的形象,如琴声的中正典雅,不媚世俗。

尽管被命运扼住咽喉而不能歌唱,但古琴却用那悠荡的弦音将屈原与世界的诀别演扬出来。

“死是生的余韵,越好的歌,余韵越是柔和。”

屈原的幽兰之质,早已超越生死,成为日后清正之士心中最美的风景。

本次“文殊琴舍.端午雅集”,便是以歌颂屈原的《泽畔吟》为开篇。


4.jpg


在数百人的期待中,李婵老师端身正坐,在淡淡舒花旁,将古琴拨动。琴上七弦随指而发,清音远畅,古风悠荡。汨罗江水绵延而来,纵贯古今,使听者如临泽畔,遥见屈原。

5.jpg


一曲琴歌情隽永,七弦余音于心头。

《泽畔吟》后,文殊琴舍的师生又为大家带来了《春风》、《良宵引》、《平沙落雁》《梅花三弄》等名篇。庆海法师所演奏的《酒狂》挥洒自如,爽快淋漓,以其独有的潇洒,让听者耳目一新。


6.jpg

曾河演奏《广陵散》






庆海法师演奏《酒狂》




韩文玉(琴)& 张雷虎(箫)《平沙落雁》


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,云飞雁落,流光花影。琴声中,辗转而过四季风景,始终绵延着一种冲淡平和的味道,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传统文化中的温柔敦厚,岁短情长。


能够在平淡生活中体会清欢的人,也能从流水声中感受涓涓不息的自在喜悦。

蜀派古琴代表曲《流水》便是描述山水意趣的佳作,此曲以七十二滚拂的手法,模拟水流之声,形象地描绘出急湍奔流的气势,虚实结合,意境高远。

在雅集的最后,蜀派古琴大家“曾成伟”老师一曲《秋水》泠音回荡,意境清幽,泉色莹然,在场听者莫不为之绝倒,从古琴声中获得秋凉水静的至美体验。


7.jpg
8.jpg
9.jpg
10.jpg



琴,古朴深远,为人打开心灵幽径,对话自己的真实之音。

北宋琴家程玉碉曾在《琴论》中说:“攻琴如参禅。

琴声至处,犹如禅宗直指人心,感知若何,皆随悟性。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若人善闻,亦能在琴声中观心修行。

佛法与古琴,气性是相合的,都能够救疗疾苦。

唐代有位僧人,是当时著名的琴师,人称颖和尚,韩愈等人皆为他留有笔墨。

在李贺《昌谷集》的最后几篇,诗人命已垂危,他的好友颖和尚携琴而至,在满屋颓唐的药气中为他抚弦,李贺久卧病榻,忽闻琴声,只觉意境舒凉,竟使周身热恼散去,支身从病榻上坐起,望着正在弹琴颖和尚,容貌和蔼,如同寺院中的菩萨罗汉……

古琴是对心中最幽谧情愫的映发,正因如此,才能解开心底缠缚最深的郁结,成为一剂养心怡情的良药。


曾成伟(琴)&张雷虎(箫)《梅花三弄》


文殊琴舍于2017年在宗性大和尚的倡导下,在文殊院内成立。旨在为僧人、居士和其他喜爱古琴的朋友们提供一个学习交流平台。至今已经有四期学员顺利毕业,此次雅集的曲目便是由文殊琴舍部分师生演奏的。这是一次音乐的交流,也是一场心灵的共鸣。

    妙音虽远,终有尽时。唯存余响,方可流传。


万物自生听,

太空恒寂寥。

还从静中起,

却向静中消。

  ——韦应物《咏声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