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言版本:
简体中文

空林资讯

KONGLIN NEWS

最新新闻

宗性法师:唐、宋、明清及现当代巴蜀禅宗文化


1.png


3 月31日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、中国佛学院常务副院长、成都文殊院方丈宗性法师受邀出席由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办的“国学修养与书法·四 川省书法家协会首期青年书法创作骨干研习班”,主讲《巴蜀禅宗文化》。讲座由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席戴跃主持。来自全省各地市州的80位国学班学员,以及艺 术家代表和广大文艺爱好者聆听了讲座。


2.png

宗性法师主讲《巴蜀禅宗文化》


宗性法师从巴蜀文化与巴蜀禅宗文化是“大传统”与“小传统”的关系引入主题。在他看来,大传统与小传统是相对的。书法是中华文化传统艺术的一个分支,书法与 中华文化相比,中华艺术是大传统,书法是小传统。但在书法中,书风是大传统,书体则是小传统。因此,我们要把小传统融入到大传统中,通过大传统更加深入理 解小传统。


宗性法师从“巴蜀文化”、“蜀学”以及唐代至近现代的巴蜀禅宗文化等方面进行阐发。


首先是对“巴蜀文化”的分析。


宗性法师对常璩《华阳国志》前四卷卷名进行了阐释,回溯了巴国、蜀国的历史地理,分析了“巴蜀”与茶文化的关系以及“巴蜀”最初的文化发展。他强调“巴蜀” 不等于川渝,“巴蜀文化”中的“巴蜀”是文化概念,而非地域行政概念,“巴”与“蜀”不可分割。四川是“巴蜀文化”的核心区域,而“巴蜀文化”又是中华文 明的源头之一。


在讲解“蜀学”时,他从汉代蜀学谈到“三苏蜀学”,分析了宋代“理学”、“荆公新学”与“苏氏蜀学”。他指出“苏氏蜀学” 与“理学”、“荆公新学”不同,“苏氏蜀学”是“杂学”,特点是“以儒为宗,兼通禅道”。苏轼之学就是“杂学”,而“苏门四学士”亦是如此。宗性法师引用 秦观在《淮海集》文句——“苏氏之道最深于性命自得之际,其次则器足以任重,识足以致远。至于议论文章,乃其与世周旋,至粗者也。阁下论苏氏而其学说止于 文章,意欲尊苏氏,适卑之耳”来证明苏轼深厚博大的成就和思想。

3.png


宗性法师还对唐、宋、明清以及现当代的巴蜀禅宗文化分别进行了分析。


他说“言禅者不可不知蜀,言蜀者不可不知禅”。他认为,巴蜀禅宗兼通儒释道三教,巴蜀对中国禅宗影响巨大。唐代巴蜀禅宗最有影响力的是保唐禅派和洪州禅;保 唐禅派始祖是资州智诜禅师,为禅宗五祖弘忍十大弟子之一。他传灯于处寂,处寂传灯于无相,无相传灯于无住,主要思想是“无忆、无念、无妄”。洪州禅的开创 者是什邡马祖道一禅师,他自少学佛禅于巴蜀,弘法于江西,是禅宗史上具有开创性的人物,所谓“马祖建丛林,百丈制清规”。马祖的思想核心是“平常心是 道”,主“道不用修,但莫染污”。影响远至日本、韩国。


宗性法师认为,宋代的巴蜀禅宗文化最有影响力的是文字禅和蜀僧群体。在讲解宋代巴 蜀禅宗时,他从禅宗的起源——佛祖拈花、迦叶微笑,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;讲到遂州雪窦重显著《颂古百则》和成都圆悟克勤著《碧岩录》开创了文字禅的顶峰之 作;圆悟克勤参拜法演,法演以诗偈点化;再至宋代大量蜀僧出蜀,在江浙甚至远赴日本传播蜀学和巴蜀禅宗文化。


论及明清时期的巴蜀禅宗文化,宗性法师讲述了其派别及代表人物,主要讲述了双桂禅派破山海明、丈雪通醉禅师,此派影响巨大,至今不衰。并引用启功先生赞憨山德清和破山海明书法诗:“憨山清后破山明,五百年来见几曾。笔法晋唐原莫二,当机文董不如僧。”


宗性法师还概述了清末民国的禅师代表,现当代巴蜀禅宗文化的发展,并对所列举的无穷、一如、圣钦三位僧界代表人物进行了分析。他特别提到了居士袁焕仙对巴蜀 现代禅宗文化的影响,并重点介绍了袁焕仙的弟子南怀瑾在灵岩寺禅修悟道的故事。并推荐《维摩精舍丛书》和《南怀瑾先生学术思想与巴蜀文化》,祝愿学员们在 书法的研习中,拥有真正的幸福和快乐。


在讲座最后,他强调一定要认真体悟杜甫“文章一小技,于道未为尊”与秦观评价苏轼伟大成就和独特思想的话。


宗性法师知识渊博,列举儒释道典故如数家珍,语重心长,妙语如珠,板书关键语句辅助讲述,生动活泼,课堂不时传来会心的笑声和欢快的掌声。


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团部分成员和广大嘉宾、爱好者旁听了讲座。

4.png


宗性法师


 中国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,中国佛学院副院长兼教硕士生导师,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特约研究员,成文殊院方丈。



热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