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言版本:
简体中文

空林资源库

Resource library

宗性法师专著

古今禅味本无差

我曾在新加坡做过一个讲座,题目叫“找回我们失去的权利”。实际上,我们今天的思想、行为都被外面的东西牵着跑,忙了半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。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,生活除了这些,剩下的就是烦恼和不安。我们想抛开生命中的困惑和迷惘,却挥之不去。心灵的焦灼、精神的疲惫、生命的枯竭和健康的脆弱,时刻像阴影一样笼罩在心上。所以,严格意义上讲,现代人大多数处于亚健康状态,比过去的人更容易疲乏。

我们可以从自己身上检讨。每天回想一下自己的生活,有几天觉得自己是精神饱满的?有几天觉得这个世间是充满阳光的?实际上,大部分人都是架着疲惫的身躯、拖着疲惫的双腿,走进不愿意去的工作间,甚至回到不愿意回的家。

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生活当中的很多东西,已经给你造成了巨大的负担和约束。这早已成为现代人最真实的写照。并且,这样的生活愈演愈烈,愈演愈浓,似乎没有结束的迹象。它给我们留下了一连串的问号: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活着?这样活着有没有意义?


微信图片_20190712212518.jpg


信仰的缺乏

让人们迷失方向


我们对未来也充满了无知,所以今天才会这么流行算命。不管上大学的还是搞高科技的,总要找一个算命先生算一算。其实,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有时很尴尬。因为很多人找我,说:“你给我算一算吧!”我说:“我不会算。”他就说:“你没本事。”

为什么那么多人总是希望打听未来呢?因为未来充满了一连串的问号,和一连串的省略号。你搞不清楚未来是怎么回事,不能主宰和把握它。因此你总希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,总希望算命先生告诉你将来哪一天会怎么样。实际上,这些东西最终都靠不住。

在这个时代,生活的快节奏和高压力逼着我们去和时间赛跑。曾经有人就喊过这样的口号:“我们要和时间赛跑!”但是跑到今天,我们似乎已经跑上了人生的高速公路,跑上了人生的轻轨,却忽然发觉刹不了车,发觉越跑越疲惫、越跑越乱。在我们和时间赛跑的过程中,不仅没有跑赢时间,反而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我个人觉得,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现代人的人生观、价值观出了问题,更确切地讲是我们缺失了信仰。所以我常说,今天是一个浮躁的时代。浮躁的时代背后有一句潜台词,就是道德沦丧的时代;道德沦丧的时代背后,还有一句潜台词,就是信仰失落的时代。


微信图片_20190712212455.jpg


有个信众是搞教育的。一天,她来到我这儿,说:“师父,我觉得教书没劲啊!”我问她:“为什么?”她说:“我今天在给幼儿园大班上课的时候,跟孩子们讲从小要有人生目标,树立人生信念,树立人生理想。”我回答她:“我们从小也是这样教育过来的啊!”

在座的诸位有的比我小,有的跟我年龄差不多。以前上学,一开始就是教你要“有理想、有道德、有文化、有纪律”。后来中学毕业了,还是没搞清自己到底有什么理想。当时老师跟我们讲要有远大理想、人生抱负时,我就呆呆地望着老师。诸位有过这个经历吧?你小的时候,当老师给你侃侃而谈人生理想、伟大抱负的时候,你是不是也这样盯着他,然后心里想:“你说的东西怎么不如冰激凌那么好吃呢?”

那位幼儿园的老师接着讲,班上有个学生突然问她:“你给我们说了半天让我们有理想,那你的理想是什么呢?”她一下子茫然了,还真地说不出个理想。最后居然被一个五岁的小孩问得开不了口。

于是她问我:“师父,你看我该怎么办呢?”我就告诉她:“理想也好,人生目标也好,这些东西就是一个哲学命题,太空洞了,落不到实质上。我们应该引导大家树立正确的人生信仰。”但这个信仰不仅仅局限于宗教,人生的信念可以有很多。从广义上讲,信仰可以扩大到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。

很多人批判今天的科技信息时代。我个人认为不用批判,因为我们今天已经离不开它了。手机、电话、手提电脑,哪一样都离不开。我们真正能够做的是什么?是在利用这些工具的同时,能够有一种超然的心态,不被它们束缚。

因此,科技和信息给我们提供的方便没有错,只是我们在利用科技和信息时,应该反省一下:除了科技生活、信息生活,我们是不是还应该有另外一种生活?


微信图片_20190712212444.jpg


小勺分江入夜瓶

古今禅味本无差


我们在对佛法的研究中发现,千百年来,佛法的智慧之光指导着许多人去感悟自性的光明。祖师大德和许多佛教徒的生活是那么地自在洒脱、喜悦祥和。

我讲过很多苏东坡的故事。苏东坡的修行还是满好的,至少到今天还没几个人能超越他。苏东坡一生不得志,被贬官好几次。有一次他被贬到琼州,就是现在的海南岛。现在大家都争着去那里旅游,其实过去是发配犯人的地方。

一般人被发配到那里都会心情极度寂寞,但是苏东坡有佛法的理念和禅宗的修为。一次,他坐在小船上,突然发现天上的月亮很漂亮。于是他就坐在船边,拿着小勺子,把月亮分成一勺一勺的:这一勺是我的,那一勺是我弟弟的;这一勺是我母亲的,那一勺是我父亲的,还有一勺是第四届禅修营营员的。要是你我这些人,哪有这样的心情!觉得苦闷死了,简直没法活了,跳到江里算了!可是苏东坡居然可以拿勺子分月亮。

后来,在他的诗《汲江煎茶》里,就引用了这个典故——“小勺分江入夜瓶”。让我们想象一下,拿着小勺在江边分月亮,多洒脱,多自在啊!如果搞艺术的人能把“小勺分江入夜瓶”用图画表现出来,该是一幅多美的景象啊!

古往今来,不止高僧大德,还有很多士大夫、文人墨客也因为接触佛法和禅的理念而拥有浩然、洒脱和自在的心境。既然古人可以用禅的理念生活,现代人也完全可以用佛法和禅的理念,来指导和净化自己的生活。

因为,佛法的智慧和禅的智慧才是我们生命的灯塔,才是我们在茫茫人海中的航向。沿着这个灯塔和航向,我们一定能够回归到最真实的状态。

所以,我非常欢迎大家参加这样的佛法体验,参加回归真实生命的体验。加入禅生活的行列,你一定会不虚此行!


文选自 宗性法师《禅生活》